• 9849-xxx-xxx
  • noreply@example.com
  • Tyagal, Patan, Lalitpur

麻豆传媒映画作品在线观看

林间的空地上,突兀的枪声打破了夜的寂静。

卫宫切嗣手持一柄冲锋枪,那黑洞洞的枪口不停地吞吐着火舌,一连串的子弹出膛,无情地扫射向代行者。

六柄黑键同样迎面飞射过来,利刃在夜色下泛着一层令人心悸的寒光。

砰砰砰!

一发发子弹疯狂倾泻在绮礼身上,但全部被轻易弹开,根本无法阻挡他气势汹汹的步伐。

有了上次交手的经验,麻婆神父这次根本没有闪避。

他双臂挡在没有防护的头颅前,迈着奔雷一样势不可挡的步伐冲向魔术师杀手。

铛铛~

六柄锋利的黑键刚刚触及切嗣的身体,就仿佛撞在了钢板上,全部被弹飞,一枚淡蓝色的盾牌图案一闪而逝。

‘他挡子弹,似乎比上次更轻松了。’

切嗣老爹注视着顶着冲锋枪子弹杀向他的代行者,心知情况异常,这绝不仅仅是代行者的防弹衣袍的效果。

下一刻。

清纯学生美眉明眸皓齿小清新

卫宫切嗣立刻丢掉手中无用的冲锋枪,抬起手掌对准了冲向他的代行者。

几枚蓝色符文在他衣袖上一闪而逝,魔力激荡着,一个璀璨的螺旋状光球迅速凝聚出来。

轰~

能量光球如炮弹出膛,化为一抹箭矢似的闪光,一瞬间就贴近了言峰绮礼!

然而,教会的代行者这次并没有闪避,他古井无波的双眸中一片漠然,做了一个出乎切嗣预料的动作。

麻婆神父迅速抬起右手,手肘似手刀一般,精准的一击劈在了螺旋光球上!

嘭!

爆炸的轰鸣响起,能量光球被劈落在一旁的空地上,立刻膨胀炸开,冲击波掀起无数尘土和红莲似的火光。

很奇怪,上次对方可没这本事。

切嗣老爹不禁瞳孔一缩,他没有犹豫,又是一发漩涡状的蓝色能量球甩出。

这次麻婆神父更是刚猛,根本没理会攻击,全速飞奔而来,能量光球刚及身,就被他的身体直接撞飞了!

轰!

能量光球掉落至不远处一旁后炸开,又掀起一阵爆炸火光和飞扬的尘土。

对魔力!

切嗣老爹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,但还未容他多想为什么,下一秒,麻婆神父腿部肌肉发力,脚底重重一踏。

代行者运用八极拳中的“活步”技巧,身体瞬间凌空飘移了五六米!

速度极快,有备而来。

绮礼以雷霆之势冲开身侧扬起的尘土和火光,他在空中曲肘捏拳,刚猛无比的铁拳掀起劲风,捶向切嗣!

固有时制御·二倍速。

切嗣老爹一脚踩裂地面,身体瞬间动了起来,然而他却没有选择闪避!

在言峰绮礼诧异的目光中,魔术师杀手身体前倾,居然以更快的速度冲向他,并且抬了手臂。

捏拳,迎击!

嘭的一声闷响,拳头和拳头骤然相撞,彼此惊人力道震起一阵汹涌的气浪!

巨大的力量打破了身体的平衡,两人踉跄着纷纷后退,切嗣老爹退后了两步,麻婆神父退了四步才停下。

诡异。

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一阵疼痛,言峰绮礼暼了一眼自己的右拳头,上面一片红肿,缓缓渗出了一些鲜血。

刚刚那一次对拳,他觉得自己仿佛打在了钛合金钢块上,不仅如此,魔术师杀手的力道甚至大过他一截!

怎么回事?

绮礼有些疑惑,上次卫宫切嗣近战水平不高,靠那种光盾才挡下他一拳。

切嗣老爹手掌只是微微一颤,毫发无损。

双方仅仅停顿了一刹那,下一刻,两人便再次交手,彼此手臂更是挥舞出了幻影,如铁锤一般打在对方身上!

嘭嘭……嘭!!

肘击、直拳、刺拳、勾拳……两人拳拳到肉,打法极其凶狠,不是瞄准太阳穴,就是对着下巴,鼻子等酸爽要害。

麻婆神父越打越心惊。

卫宫切嗣的速度快过他他能理解,毕竟他有某中加速手段,但切嗣的力量,肌肉强度、身体韧性、抗击打能力、爆发力、甚至是体力和恢复力……这些竟然也全部强过他!

这怎么可能?

这还怎么打?要不是他的拳法技巧远超卫宫切嗣,早被他乱拳打死了!

切嗣老爹同样心惊不已。

除了自身的固有时制御,以及卢恩符文外,他还向无铭要求魔力强化肉身。

投影魔术,和强化魔术息息相关。少侠投影宝具前,用的就是强化魔术。

低级的强化魔术是对死物进行材质补强,高级的能强化宝具的硬度,甚至强化生物的肉身。

C妈就用此类办法加持人民教师,雷恩继承了无铭力量以及红A的经验,之前嫌麻烦没用魔力加持切嗣,不过这次……

切嗣老爹眉头一皱,他用了这么多的非常手段,那个代行者竟然还能勉强支撑。

虽然常用枪械,但他也学过自由搏击,近战能力其实不差,可比之对方那千锤百炼的技巧,差了不止一星半点!

‘不能这么下去了,早点弄死他!’

两人心中几乎同时升起这个念头,下一秒,切嗣和麻婆放弃了防御。

嘭!

麻婆一记破颜拳狠狠地打在切嗣的脸颊上。

嘭!!

切嗣老爹同样还以颜色,力量更加刚猛的一拳打得麻婆的脸颊都有点变形了。

干他!

这一击过后,两人都被打得有点晕头转向,却都想也没想,不约而同地抬起了脚。

言峰绮礼一记凶狠的鞭腿扫在切嗣老爹的肾……腰子上,切嗣更狠,正蹬毫不留情地踢在麻婆神父的蛋……裆下。

年轻人不讲武德。

一个体重七十公斤左右,一个体重八十多公斤的年轻人,他们互相伤害后,身体都有点失去了平衡,几乎同时后撤,拉开了彼此的距离。

麻婆神父呼出一口浊气,他模样有点狼狈,被打得鼻青脸肿,不仅口鼻溢血,拳头更是皮开肉绽、鲜血淋漓。

特别是裆部刚刚挨的那一脚,疼痛令他的身体微微佝偻,额头冒出一些冷汗。

虽然如此,绮礼心中还是有点庆幸。

他之前向英雄王讨要的宝物不仅有对魔效果,还有一定的物理防御力,否则挨了这一脚恐怕都站不起来了。

另一边,卫宫切嗣情况却好很多。

他脸上只有一些红印,两只拳头轻微红肿,并且这些伤还在迅速治愈。

即使刚刚代行者的那一记鞭腿,也只让他腰有点酸疼,不过这是老毛病了,自从娶了漂亮老婆,腰就有点……。

月华洒落在林间空地上。

初冬的寒风刮过,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纷纷盯着对方。僵硬的表情,漠然的眼神,完全看不出对方的情绪。

对方几乎毫发无损,这让麻婆十分不解。

他自幼习武,南拳北腿略知一二,但刚刚近战厮杀居然没打过卫宫切嗣,准确来说是差点被对方乱拳打死。

切嗣眉头一皱,代行者拥有对魔力,且衣服的防御力似乎比上次更强,这样一来,起源弹和符文攻击就废了。

对方也不会给他使用召唤术的时间。

不能拖下去了,动用杀手锏,趁早解决他!

两人皆目光一冷,拔足疾驰,身影卷起一阵旋风,眨眼间就贴近了对方。

麻婆神父右拳挥出,另一只手却悄悄伸向了衣袍内的口袋中,待和对方拳头碰撞时,他左手闪电般掏出了一把短剑!

他用力一剑斩向卫宫切嗣,准备将他开膛破肚,眼前却突然浮现出一抹寒光。

唰──唰!

两抹寒光划破夜空,鲜血洒落!

切嗣老爹和麻婆神父的身形交错而过,脸上皆浮现出一丝错愕之色,他们迅速拉开距离,死死地盯着彼此。

绮礼手中的剑刃寒气逼人,上面染着一丝血迹。

它的形状酷似一把黑键,但上面流转的强大魔力证明了这是一件宝具。

切嗣老爹手中则是一把弯刀,刃口染血,同样是一件宝具,名为“干将”!

不仅如此,两人刚刚胸膛处的外衣都破裂了,露出了另一件贴身宝具。

麻婆神父身上有一件金色的丝织衣物,

这是一件防御类宝具,拥有较强的对魔能力,但物理防御力比较差。

绮礼特别向英雄王讨要的东西,之所以不穿金属铠甲,是因为这会影响到肢体灵活性,他毕竟不是从者。

不过宝具级别的防具本就少见,有也是盾牌和盔甲居多,丝织衣物很罕见,这一件也只是C级宝具。

因此刚刚切嗣那一刀破防见血了,宝具衣物也有所损坏。

切嗣老爹手持干将,胸膛上是一件精美的白色丝绸袍子,以及一条血痕。

白色袍子也是一件C级宝具,不过这是蒸汽世界的东西,在切嗣的要求下,雷恩投影了老山羊那个家伙晋升四阶后、身上穿的那件术士袍。

场中,切嗣和麻婆看着对方,均陷入了沉默中。

刚刚他们都想冷不丁一刀砍死对方,结果……对方太无耻了,不仅暗中藏着武器,还穿了一件防具!

真卑鄙!

麻婆神父深深地凝视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。他握紧了手中的剑,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,实际上他处于下风。

见他不动,切嗣老爹竟然冲他笑了一下。

这个诡异的笑容令麻婆神父眼神一滞,在他惊讶的目光中,切嗣老爹把手伸进风衣内,掏出了另一把弯刀──莫邪。

麻婆:“………”

他看着切嗣手中的两把雪亮弯刀,再暼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短剑,心中……MMP。

用宝具武装自己,这是他对付切嗣的手段。

但是他万万想不到,对方居然比他还无耻,明明上次打赢了他,还弄了两把刀和一件防具。

左手干将,右手莫邪。

切嗣老爹注视着手中的双刃,他当初向无铭讨要宝具时,对方特别推荐了这对宝具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这两把刀特别顺眼,他一见就喜欢上了,爱不释手。

并且,用起来也十分顺手!

固有时制御·三倍速!

体内的时间再次加速,四肢变得火烫,爆炸性的剧痛让切嗣的意识沸腾。

他的身体在地上猛踏,身影如鬼魅般靠近了代行者,干将莫邪挥舞出了残影,密密麻麻的刀光瞬间将敌人笼罩!

太快了,力量也大得不可思议。

铛铛铛!

刀刃摩擦出火星,麻婆神父艰难地抵挡着仿佛风暴一样回旋的双刀,很快就见了血,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。

身上那件衣物也破损严重,很快就会成为了碎片。

切嗣老爹此刻简直是战神附体,打得麻婆神父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。

他此刻真的太强了,气势甚至超过了哈桑,双刀在手,袍子防御,魔力加持,符文强化,三倍速,以及……

挨了十几刀后,浑身淌血的麻婆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他竟然抬左手手臂,挡在来袭的双刀前!

嗤!!

刀光闪过,鲜血狂涌,干将一刀斩开了他的衣袍,莫邪切割开他的肌肉和半边骨骼,差点砍断了他整个左手臂!

付出了这样的代价挡住双刀一瞬。

霎时间,麻婆神父双眸杀意沸腾,筋骨齐鸣,他携全身力气一剑精准刺入了切嗣的心脏处!并将他直接撞飞!

血花在胸口绽放。

切嗣老爹瞪大眼睛,摔飞了出去,身上插着短剑撞在一颗树干上后,头颅低垂,身体无力的坐了下来。

拼命一剑杀掉了敌人,麻婆神父重重呼出几口浊气。

他此刻也狼狈极了,胸口处几道刀伤险些将他开膛破肚,左手差点断了,几乎全身都是鲜血,失血过多令他眼前微微一暗,精神都有点恍惚。

伤势极重,甚至以后都会留下后遗症,可是还没等绮礼喘上几口气,他便瞪大了眼睛。

明明受了致命伤的卫宫切嗣重新抬起头,鲜血溅射,他迅速拔出了胸口的短剑。

哐啷~

一声脆响,短剑被魔术师杀手丢到了身后的灌木丛中,麻婆神父感觉身体一阵发冷。

没等他行动,卫宫切嗣手持干将莫邪迅速站了起来,胸口的伤势随之愈合。

伪·阿瓦隆,雷恩和梅林交谈后,由B+级跃升到了A++级,防御力其实没增加,但治疗效果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

切嗣老爹嘴角还残留着血迹,他向麻婆神父露出一个“慈祥”的微笑。

固有时制御──四倍速!

脂肪、蛋白在燃烧,血液疯狂冲刷着血管,氧气急剧消耗,细胞内线粒体超负荷工作,魔术回路压榨着生命力……一瞬间将爆炸性能量输送给四肢百骸!

强忍全身撕裂般的剧痛,切嗣老爹双脚几枚符文一闪而逝,他一步踏出,如出膛子弹一样冲向了麻婆神父!

实在太快了,就连绮礼反应过来时,魔术师杀手已经冲到了他面前,切嗣立刻抬起了脚,直接踢向他胸口。

刚猛无比、势如破竹的一踢形成了一阵肢体幻影,甚至带起了翻涌的灼热气浪!

魔力加持+符文强化+固有时制御·四倍速+冲刺速度+全身的力量=榴弹炮!

轰──!!

音浪炸响,麻婆神父口吐鲜血,似弩箭一般倒飞出去,撞断了一颗碗口粗的大树后,在灌木丛中犁出了一道凹痕!

咳咳!

咳嗽一声,嘴唇上全是血迹,满身尘土的绮礼用右手支撑着,强忍伤痛爬了起来。

他摸了一下胸口,肋骨断裂了三根,内脏都有些破裂。

胸口那处的宝具衣物已经彻底粉碎,再加上刚刚双手臂架住那一踢,拼命卸力,运气好没被他活活踢死。

唰~

一抹璀璨的刀光当头劈下!

生死关头,身受重创的绮礼已本能地将脑袋一偏,切嗣老爹手中的干将擦着代行者的头皮,将他的整个左臂斩下!

弯刀断肘,练礼享受了某条线上金先生的待遇。

麻婆神父不顾鲜血狂洒的肩膀,趁着切嗣收刀的空挡,拼命压榨出最后一点力气。

他一头钻进旁边的树林中,开始亡命奔逃,他并不害怕死亡,但不能是现在。

切嗣老爹正想追击,却忽然闷哼一声,只感觉一阵窒息,全身几乎撕裂般的剧痛令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

伪剑鞘比不上真货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

头晕目眩的他赶紧停下固有时制御,深深地喘了几口气后立刻起身,沿着血迹准备继续追杀逃跑的言峰绮礼。

轰隆!!

这时,山顶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,地动山摇,由于契约的联系,切嗣老爹感知到Saber已经生命垂危。

小圣杯更重要。

暗骂一句骑士王这个猪队友,切嗣只能停下脚步。

他回头将言峰绮礼的左臂捡起,暼了一眼断臂上面的三枚令咒后,将肘子收起,向山顶柳洞寺跑去。

虽然没杀掉有点可惜,但重伤濒死,也没了令咒的代行者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。

哪怕言峰绮礼没有因为重伤而死去,他也废了,勉强活下来也当不了代行者。

这一战,麻婆神父惨败,且付出了血的代价,被最强职阶Father打到近乎残废。

切嗣老爹心中并无得意,他能击败言峰绮礼靠得不是实力,不过是……

无铭一开始只给了他两把刀,他觉得不保险,厚着脸皮要了一件宝具衣服。

想了想,他又觉得自己近战打不过代行者,厚着脸皮求了魔力加持肉身。

想了想,又觉得可能阴沟里翻船,他继续厚着脸皮求了一件保命的底牌,于是无铭把伪·剑鞘扔给了他。

想了想,他又觉得不是很保险……但无铭翻着白眼,已经懒得搭理他了。

望着月色,切嗣老爹叹了口气,装备还是要少了,不然怎么会打得这么辛苦。

开挂一时爽,一直开挂一直爽。

麻婆:“………”

魔术师杀手拿出打火机,点燃了一根烟,将干将莫邪收起,向着柳洞寺跑去。

切嗣老爹:我为什么能击败言峰绮礼?因为我比他更不要脸!

Tags :